美元换人民币  当前汇率7.00

日经:华为向联发科、展锐求援,但高端智能手机竞争力将难以为继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20-05-22
日经亚洲评论今日刊文称,华为正在寻求移动芯片竞争对手的帮助,以抵制美国对其愈加严厉的制裁措施。
据悉,华为正在与仅次于美国高通的全球第二大移动芯片开发商联发科,以及仅次于华为海思的中国第二大移动芯片制造商紫光展锐进行谈判,为保证其消费电子业务的继续运营而购买更多芯片作为替代方案。
开发自己的尖端芯片一直被华为视为一项重要战略,它已经在过往的发展中帮助华为脱颖而出成长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和领先的通信设备厂商。分析师和行业高管表示,采用竞争对手的芯片可能会削弱华为的竞争力。
联发科是三星和OPPO、vivo、小米等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的主要移动芯片供应商,也为华为中低端4G智能手机供应芯片。两名知情人士表示,华为现在还希望与联发科就中高端5G移动芯片达成购买协议,而此前华为高端智能手机机型均使用海思的芯片。
一位知情人士说:“华为已经预见到了这一天。去年,在其‘去美国化’努力中,华为已开始向联发科分配更多中低端移动芯片项目。” “今年华为已经成为这家中国台湾移动芯片开发商中端5G移动芯片的主要客户之一。”
另一位知情人士则表示,联发科仍在评估是否有足够的人力资源来全面支持华为的积极竞标,因为该公司要求的采购量是过去几年正常采购量的300%。
同时,华为也在寻求与紫光展锐加强合作。紫光展锐是获得国家支持的移动芯片开发商,主要客户包括小型设备制造商,为新兴市场入门级产品和设备提供芯片。消息人士称,此前华为仅在其低端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产品中使用紫光展锐的芯片。
一位芯片行业的高管表示,新的采购交易将极大地推动紫光展锐进一步提升其芯片设计能力。“过去,紫光展锐一直在苦苦挣扎,因为它无法真正获得全球领先智能手机制造商的大合同,因为这些厂商可以有更好的选择。这次对展锐来说可能是一个契机,它可以真正的与顶尖的智能手机厂商合作而使技术更接近国际先进水平。”
集微网此前曾报道,紫光展锐正在加速5G芯片研发,追赶高通和联发科。最近该公司获得了大基金二期45亿美元的投资,同时正在准备科创板上市。根据紫光展锐上市计划,预计今年6月30日前完成科创板IPO申报。
而作为全球最大的移动芯片制造商,自去年5月16日起,美国高通必须获得美国商务部的许可才能向华为供应芯片。
美国于今年5月15日宣布了新的出口管制规则,旨在通过限制华为海思以及其与全球最大的代工厂台积电的合作,来阻止华为的芯片研发工作。在这次更严格的新规限制下,非美国公司使用美国技术或软件来生产华为芯片也必须申请许可。
新规打击了华为与苹果、三星智能手机竞争战略的核心:自己开发定制的、最先进的、由台积电制造的芯片。在过去十多年中,华为通过旗下半导体部门海思半导体建立了自己的芯片设计能力,该部门拥有10000名工程师。台积电为华为的旗舰智能手机制造所有的海思设计的高端移动处理器“麒麟”系列,以及用于5G基站、人工智能芯片和服务器芯片等领域的网络处理器。
华为与台积电、稳懋等亚洲芯片代工厂的制造合作伙伴关系,在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帮助华为使用自己的芯片来代替美国供应商的芯片,例如高通的移动芯片,Qorvo,Skyworks和博通的射频芯片等。广发证券的数据显示,华为智能手机业务在2019年的出货量为2.4亿部,其中使用内部设计的移动处理器的比例,已从2016年的45%和2018年的69%增长至2019年的75%。
这使得去年美国将其列入实体清单后,华为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承受“芯片断供”的压力。但是,在一定程度上极大地帮助华为具备这种抗压能力的制造合作伙伴现在则处于两难的境地。
日经亚洲评论指出,根据美国新禁令的要求,台积电已暂停华为的新订单。中芯国际则回应称,根据联合首席执行官赵海军此前的评论,公司运营20年以来一直恪守美国相关法规。联发科和紫光展锐则拒绝置评。
这些亚洲芯片开发商可能也担心中美紧张局势的影响,特别是美国国务院官员Christopher Ashley Ford在本周四表示,政府将进行监控,看看是否需要进一步修改出口规则之后。
贸易法律师Kevin Wolf告诉日经亚洲评论,还没有发现有公司试图通过规则的漏洞出货给华为,但是如果有公司试图这样做而破坏美国禁令的话,美国政府就可能填补漏洞,进一步修改出口管制规则。此消息传出后,截至22日台北中午,联发科的股价下跌了近4%。
华为轮值主席徐直军在3月下旬时曾表示,即使美国进一步收紧出口管制,阻止其代工合作伙伴使用美国的设备,材料和软件来制造华为设计的芯片,依据“行业惯例”,依然可以从韩国三星、中国台湾的联发科和大陆的紫光展锐购买芯片。
另一方面,分析师称,如果被迫使用与OPPO和小米等较小竞争对手相同的“现成”芯片,而不是自己定制的芯片,可能会削弱华为的消费电子产品竞争力。
“根据我们的调查,华为现有的移动应用处理器库存可以支撑到今年年底。因此,如果不能解决关键芯片的供应问题,影响将会从今年第四季度开始真正显现。”广发证券科技分析师Jeff Pu表示,“如果华为自己设计的芯片在明年用完,那对于两款最重要的旗舰产品Mate系列和P系列手机来说将是灾难性的,这两款手机的售价都在4000元人民币以上,并且瞄准了高端市场。”
他补充说,即使华为能够从联发科和紫光展锐获得芯片供应,但要在竞争激烈的智能手机市场上推出像过去那样的高端产品,对公司来说将是一个挑战。